切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海冰潮凸显减灾短板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2:04 阅读: 来源:切片机厂家

海冰潮凸显减灾短板

由于气温缓慢回升,袭扰胶州湾达半月之久的海冰范围有逐步缩小迹象。13日,经济导报记者从国家海洋局北海预报中心获悉,未来几天因气温回升,胶州湾冰情将继续得到缓解。  导报记者经过多地调查发现,胶州湾沿岸各水域由于地理环境不同,存在较大差异。虽然此次海冰范围广,时间长,但具体到各个海域码头,影响不同。  冰情不一  11日,导报记者来到胶州湾北部的红岛渔港,诧异地发现这里的海冰已经荡然无存,到处水波荡漾,波光粼粼,时而还有海涛拍岸,10多只海鸥在上空盘旋。  渔民肖敬明正站在船上往岸上运刚捞回来的海蛎子,面对导报记者的疑问,他介绍道,“这里的海冰刚消失不久,大约是在前天(9日)晚上。” “一是这几天的气温略有回升,不像前一阵那么冷,冰层有松动。二是前两天刮了一阵大北风,把松动的冰层吹走了。”肖敬明说。  肖敬明的渔船不算大型船,看起来不到10米长,在忙碌间隙,他向导报记者解释,“前一阵的海冰,确实对我们有影响。”  又要装卸,又要指挥,肖敬明似乎忙不过来。岸上的船员小邵继续解释,“最主要就是怕冰层把船身划破,我们这种船有相当一部分被划伤,好在由于及时维护,船身损坏得不算严重。”  在对岸的红石崖码头,情况则完全不同。相较于11日红岛渔港的“水光潋滟晴方好”,12日的红石崖码头则是“海色空蒙雾亦奇”。据导报记者观察,黄岛开发区晴空万里,青岛市区能见度刚过50米,而红石崖码头能见度仅在20米左右,即便是在正午。  导报记者顺着渔民的呼喊声终于找到了不远处在忙碌的渔民。他们也正在往岸上运海蛎子,但数量则少得多。  渔民郭宝山正在换水裤、水鞋,当导报记者告诉他对面红岛渔港海冰在3天前已经消失时,他表示,“我们这里昨晚才开始消失的。这几天升温冰层变薄了,涨潮浮起来,又随着落潮飘到海里了。”  导报记者发现,虽然海冰开始缩减,但是在红石崖码头的岸边,视野之内全是残留冰层。由于雾气较重,无法看清其大体范围。  “没法出去看看近海养殖的海蛎子情况到底怎么样,心里没底,”郭宝山略显无奈,“每年都会受到海冰影响,但是今年来得早,可能会比往年略微严重。”  养殖池的情况看起来没有近海养殖这么乐观。导报记者注意到,不仅胶州湾内红岛海域、红石崖海域,湾外灵山湾、唐岛湾等地的养殖池也全都结冰了,只是冰层厚度不一。  在红岛和红石崖,部分养殖池内每隔几米都有一个直径约1米的冰窟窿。渔民殷先生说:“这是为了透气,防止养殖物种因缺氧而死亡。”  农业部黄渤海渔业生态环境监测中心主任赵俊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胶州湾海冰除了受气温影响,还受岸形的影响。胶州湾湾口4海里左右,比较封闭,水交换能力比较弱,海洋动力不足,因此相比其他海域,容易出现海冰。湾内则不同,受风向、地形等影响,南岸红石崖和西北红岛最严重,东岸相对好一些。”  防灾减灾待解  国家海洋局北海预报中心的最新卫星监测数据显示,在渤海和黄海北部,除部分被云覆盖的海域,可监测海域海冰面积约为13170平方公里,其中,渤海海冰面积约为1.08万平方公里,黄海北部海冰面积约为2370平方公里。  “根据卫星遥感和陆岸监测等资料综合分析,各海域的冰情都有所缓解。”国家海洋局北海预报中心长期预报室副主任商杰对导报记者表示。  在红岛渔港探访时,导报记者注意到,无论是已经在码头忙碌的还是刚进港的船只,上面只有一种海鲜——海蛎子,并且有不少空壳。  船员小邵说,“我们这一船海蛎子大约有1.5万斤左右,价格在每斤4毛到6毛之间。”  导报记者注意到,刚上岸的海蛎子先以每斤4到6毛的价格卖给贩子,贩子经过选择去掉里面的空壳,以10元5到6斤的价格卖给二级贩子,最后到市场上才是10元3斤。  休息的时候,肖敬明说:“这船货不是我的,别人雇我的船帮他们往回运货,一斤给几分钱。”  他表示,“这一趟也就挣千元出头,我还雇了3个人,每人工钱是100多元。再去掉油钱,今天这趟挣得不多。但是也没办法,冬天海上没什么活儿,又有海冰,比自己出海捕捞能稍微强点。出海是重体力活儿,给他们100多元其实真不算多,但是能咋办,多了也给不起。”  “这几年形势越来越差了,好的年头一年的收入接近10万元,不好的话也就三四万元,现在随便打个工,一年也能收入三四万元。”导报记者问及渔民近况时,肖敬明感慨地说。  在不远处的另一片水域,停了数十艘远洋捕捞船,有几艘已经在开动马达。导报记者注意到,除了本地的渔船外,还有不少河北、威海等地的渔船。  其中一艘印有“冀乐渔”字样的船上,张姓船长正在维护船身,他向导报记者表示,自己因为前一阵渤海结冰回不去,才来此停靠,不料这里也结了,现在正考虑回去。  当导报记者说起最近黄海这边的渔民收成不太好时,他感触颇深:“产量越来越低,油费和人工成本越来越高,这日子有点难。”  另一条“鲁城渔”渔船的船长表示,“出不去也不算坏事,冬天本来就捕捞少,我们出去一趟运气好还不赔,运气不好得赔上很多油钱和工钱。也有想趁着化冰出去试试的,有事儿干总比在家蹲着强。”  对于未来一段时间的估计,郭宝山并不乐观,“虽然现在好点了,但是冰并没有真正消失。正是三九天儿,北风一吹,又会漂过来冻上。岸边离公路也就100多米,温度却低了不少,我们只能趁这几天多收点。”  赵俊表示,防灾减灾仍是难题。目前,海冰灾害研究还处于弱势,如何应对海冰对渔业和渔民造成的损失依然是个难题。“渔民和有关部门采取措施及时,损失会降低一些,期望国家进一步加强海洋防灾减灾能力建设,攻克这一难题。”

英国alevel留学

alevel培训中心

ib班

alevel培训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