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大股东携旧怨联名逼宫华视传媒保帅成功

发布时间:2020-02-10 21:06:43 阅读: 来源:切片机厂家

《IT时代周刊》记者/丁弋弋(发自北京)

华视传媒与原DMG两大股东之间的纠葛已有多年,但细节鲜为人知。而在最近的口水战中,双方不再顾忌,这也就导致恩怨的部分细节开始浮出水面

2011年11月15日,华视传媒两大股东所发的一封公开信,震动了整个投资界。

“尊敬的华视传媒董事会的各位:如你们所知,我们谨代表每个通过2010年1月华视传媒收购数码媒体集团(DMG)获得华视传媒股份的股东,对公司的未来发展深感忧虑。我们认为董事会亟需改进公司的发展方针及管理方式,包括以更佳人选替换董事会的李利民主席……”

这是一封被业界视为华视传媒大股东橡树投资和戈壁投资向东家发出的一封逼宫信。

其中,戈壁投资方面毫不客气地指出,在董事会主席李利民的管理下,华视传媒原CFO陈廉义辞职至今已有15个月,公司仍没有聘请新的CFO。而公司股价也从2008年8月1日的每股22.38美元,暴跌至2011年11月11日的每股1.52美元,跌幅达93.21%。戈壁投资认为李利民将华视传媒带入了错误的发展方向,作出了许多错误决定,于是建议董事会撤销其职位。

外界有观点认为公开信的发布日期是精心挑选过的,因为华视传媒在同日发布的第三季度财务报告的确并不好看。报告显示,华视传媒第三季度总营收为5020万美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80万美元。

但是,两大股东的呼吁并未打动董事会成员。

2011年11月16日,华视传媒宣布董事会已经通过正式决议,对李利民投信任票,并支持其继续担任董事长及CEO。目前,戈壁投资和橡树投资合计占华视传媒7.5%的股份,两家机构均未进入华视传媒董事会。

两大股东的挟私报复?

据本刊记者了解,华视传媒与两股东之间的纠葛已有多年,但细节一直鲜为人知,而内幕之所以在近期突然被公开,其原因就在于两大股东感觉到不能再“揣着糊涂装明白”了。

2005年4月,华视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在深圳创立,2007年赴美上市,融资1.08亿美元,创下纳斯达克在那个时期的最快上市纪录。

有了钱之后,华视传媒希望从早期的公交广告领域进入地铁市场。当时,地铁热在全国诸多大城市中流行,地铁广告市场的重要性一下子显现出来。但华视传媒的动作并不顺利,而此时,北京数码媒体集团(以下简称“DMG”)扩张迅速。

DMG创立于2002年,覆盖国内7个主要城市的27条地铁线路,并拥有3.4万个地铁电视终端和香港地铁线路的独家广告运营权。仅从业务结构而言,DMG对华视传媒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业务线补充。

2009年10月15日,华视传媒发起了对DMG的收购,全部耗资1.6亿美元,其中,华视传媒首期支付4000万美元以及价值6000万美元的股票,对于其余款项,华视传媒承诺将在接下来的两年,分期付款。

但在2010年12月29日,华视传媒在美国高等法院对DMG提起诉讼,理由是DMG前股东提供虚假财务信息诱使华视传媒高价收购了DMG,华视传媒将拒绝支付剩下的6000万美元。

“他们的指控非常奇怪。当初收购的时候,华视传媒并没有对DMG的具体营收数字提要求,只要求提供一份审计后的业绩数据,并且华视传媒等到要还款的时候,才想到起诉我们,是不想还钱了。”一位DMG创始人表示。

上述说法遭到华视传媒否认。华视传媒内部人士称,没马上起诉,是因为看到双方有继续合作的可能性。

双方的争议迅速演变成一系列的官司。2011年2月22日,DMG前股东集体向纽约法院递交法律意见书。2月25日,DMG又将华视传媒告上法庭,认为后者违反并购时签订的各项协议,并要求对方履行所有协议,补偿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等。

该案于2011年5月份在美国纽约州高等法院开庭审理。同年11月3日,该法院下发裁决书认为,华视传媒提供的证据不足以确证DMG前股东构成欺诈,因此不支持华视传媒对DMG提起的关于欺诈的诉求。为此,法院宣判华视传媒败诉,要求启动抵押华视传媒3000万美元资产的法律程序,以偿还收购DMG的分期款项。

这次判决令橡树投资和戈壁投资感到满意——它们都是DMG的投资人。2004年10月,戈壁投资向DMG投资140万美元。2006年12月,DMG又拿到橡树投资的钱。当华视传媒收购DMG后,两家投行也成为了华视传媒的股东。

据未经证实的传言,橡树投资和戈壁投资正是DMG反诉华视传媒的幕后主导人。由于此前双方曾经打过两场官司,所以在外界看来,两大股东联名发出的逼宫信有挟私报复的色彩。

华视坚决护短

面对两大股东的公开叫板,华视传媒没有半点让步,它措辞强硬地回应称:“董事会坚信橡树投资和戈壁投资的要求没有任何实际依据,公司将对橡树投资和戈壁投资发来的信函作进一步评估,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要求对方修正错误,并维护公司以及公司董事长李利民先生的合法权益。”而整个事件的主角李利民更是在2011年11月21日自我调侃:“外界都觉得我最近日子不好过,其实这只是公司发展的一个小插曲。”

本刊记者在调查后得知,华视传媒的股东包括华视传媒的两位创始股东、长期投资方麦顿、战略投资方分众传媒等,其中就包括向董事会发公开信的股东橡树投资和戈壁投资。

眼下,李利民董事长的职位暂时无忧,但是其治理公司不善的说法则被橡树投资和戈壁投资在媒体上大力渲染。

“尤其在收购DMG的地铁广告业务以后,华视传媒令人费解地解聘了大多数关键销售团队,导致并购后的整合失败。”DMG一名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不可否认,李利民曾经对DMG有很高的期许,还拟出了DMG单独上市的计划。李一开始让DMG继续独立做地铁业务,华视传媒继续做公交业务,两者分开经营。但一个月后,华视传媒和DMG销售人员开始恶意争抢业务,DMG高层被架空。”

对于这些说法,华视传媒则极力否认。依据它的说法,在2010年全面整合数码媒体集团后,DMG地铁电视平台的收入有了非常大的增长。“2010年该平台的收入较并购前的2009年实际收入增长一倍多;2011年收入在2010年基础上继续高速增长。”

华视传媒认为排挤DMG团队之说也完全是虚构。“华视在收购数码媒体集团后,自然要对双方团队进行整合,原则是完全一视同仁、择优录取。再者,媒体公司人员流动率本来就比较高,流动的最主要原因,是业绩未如理想而主动离职,华视传媒从未有过大规模解聘原DMG员工的事情。”“由于华视传媒的排挤,目前原DMG的员工还留下来的,将近10人左右。”DMG一名原高管表示。不过这一数字,被华视传媒更正为至少还有60名。

对于与DMG原股东之间的纠纷的法院判决,华视传媒表示还将继续上诉。

收购未了局

现在,除了华视传媒的运营状况受到业界关注,李利民的背景也成了大家感兴趣的话题之一。

本刊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李利民多年前自主创立了以地产为主业的深圳香榭里控股集团,后来将业务延伸至电力、药业、餐饮连锁、保险经纪等多个领域,香榭里控股集团资产的年增长率多年保持在15%以上,净资产超过10亿元人民币,旗下公司均为行业翘楚。但该知情人士也承认李利民是广告市场的门外汉,他仅是在分众传媒上市前夕才选择介入户外新媒体。但靠着李利民强势的业务推广能力,华视传媒成为众多把电视搬到公交车和地铁上的公司之一,并在短短5年间扩张到全国约30个城市。到2009年上半年,华视传媒的收入占整体移动电视市场的50.7%。

虽然如此,华视传媒仍面临很大的竞争。行业老二巴士在线与央视国际成为合作伙伴,老三世通华纳在所进入的30余个城市采取了与华视传媒相似的模式,与当地电视台合作。

作为应对措施,李利民表示在“未来10年,华视传媒在全国将要增加170多条地铁线路,版图越来越大,华视传媒拥有很多成功案例,会增加地铁方面的份额。”

易观国际副总裁兼易观智库执行总裁刘怡近日表示,从近几年华视传媒的广告主结构变化来看,早期华视传媒的广告主构成较单一,主要集中于快消类。近两年,受益于互联网行业的快速发展与厂商间的激烈竞争,华视传媒抓住此机遇,积极拓展互联网行业广告主,并使之成为其第二大品类广告主。而与央视广告招标的积极合作,也会给其带来优质新客户的关注。

目前,新媒体行业的沉浮与媒体的形态、技术以及政策都相关。对于这一点,李利民表示自己有很清醒的认识:“我们是传统电视的补充,就是将白天的节目搬到晚上,将家里看的内容搬到公交地铁上。但我们不能替代传统媒体。”

有行业人士认为,华视传媒在近两年收入的增长及媒体价值的提升上均有不错的表现,而事件也以华视传媒董事会对李利民投信任票并支持其继续担任董事长及CEO告一段落。对于其今后的发展,尤其是在三四线城市的布局下沉战略以及今后如何与用户之间形成联动以迎合户外电子屏广告市场的互动趋势,则有待持续关注。

也有人指出,户外新媒体之间收并购原本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业内另外一个并购标案,是分众传媒对玺诚的3.5亿美元的并购,江南春后来也坦承“买贵了”,他足足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消化这场并购带来的亏损。

激情小说排行榜

樱井莉亚种子

盗墓笔记5:迷海归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