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样本地方政府信托潮涌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8:49 阅读: 来源:切片机厂家

温州样本:地方政府信托潮涌

地方政府财政扩张的步伐,显得越来越清晰而急迫。  “今年以来,类似于‘温州鹿城1号’的信托产品,大致发行了100多个了。”中融信托有限公司北京的一名业务经理称。  他说的“温州鹿城1号” 指的是“中融-鹿城1号财产权信托”。这个以温州市政府为债务人的投资产品,在上月底发售时引发了疯狂抢购。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就完成了4.5亿元的筹资计划。  在全国各地,类似的各种地方政府信托计划正风起云涌。进入9月份以来,见诸报端的就有天津的“津武5号”财产权信托计划、南通海安交投1号财产权信托。前者的筹资将用于天津市武清区地毯产业园等项目;后者的资金用于221省道海安段改扩建工程。  此外还有中融-重庆迈瑞城投财产权信托。这些信托项目筹资都在数亿元。仅中融系统今年经手的这类项目,总筹资额就在100亿元以上。  这场以地方政府为债权人的民间资金募集行动,其背景是房地产调控冲击下地方财政日益加剧的困境。即便在富庶的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多名财政系统官员也向记者抱怨“今年的税收压力特别大”。多个区域甚至以加大交通管制罚没来为窘迫的财政进行“创收”,从而引发民怨。  这一态势已经引起国家决策层的关注。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司长徐林在9月7日“城市中国计划2012年年会”上说,中国持续的城市化建设需要大量的融资支撑,应该为市县政府发行债券提供一个制度通道。  然而层出不穷的政府平台信托产品的风险也正在形成。对此,徐林表示,需要研究如何防范地方政府债务无限地扩大,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  温州样本:地方政府信托潮涌  “中融-鹿城1号财产权信托”计划,委托方为温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投集团”)。这是温州市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一家国有独资公司,也是温州城建领域政府投资项目的实施主体,统一负责城建系统的政府性融资、投资、建设及营运。  这一信托计划所募集的4.5亿元资金,将用于温州城区杨府山城市公园一期工程。这一项目已于2010年8月开工建设,项目总投资47168.19万元,日前已完成竣工验收并移交给温州市政府。  出人意料的是,在深陷高利贷危机,民间头寸正吃紧的温州,“中融-鹿城1号”在8月底甫一推出,却被一抢而光。  “这个产品太火了!两个小时打款完毕了,大部分人根本没排上队。”“鹿城1号”信托计划受托机构中国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信托”)北京的一名销售经理告诉记者,“打款都是裸打,就是合同还来不及签就先打款。从2点到4点就打满,4点半就通告停止打款。”  “首期募集2个亿,市场上一下子打款打进来3.8个亿。第二期募集的2.5个亿,还没有公开发行就在内部被消化光了,很多前期打了款卡位的客户最后还是没抢到,没办法只好退出来。”一位全过程参与了“鹿城1号”销售的操作机构人士用“疯狂”来形容当时的抢购场景。  温州市政府的幕后背书,是各路投资者放心抢购的重要理由。  根据温州市政府和城投集团之间的协议,杨府山城市公园一期工程由城投集团负责筹措垫付。工程结束后,市政府在收到城投集团的付款申请书,核实工程进度无误后,在30个工作日内向城投集团支付该项目回购价款的70%;工程经市政府验收确认后30个工作日内,市政府再向城投集团支付回购价款的30%。  在投资者眼里,这意味着事实上真正在借钱的是温州市政府。温州当地一位认购方代表向本报记者表示,温州市政府为债务人,其财政收入还款即为第一还款来源。根据他获得的信托产品介绍材料显示,2009年至2011年全市总财政收入分别为360.72亿元,411.43亿元和485.62亿元,增幅超14%。  “2011年温州市政府刚完成了换届,本项目信托期限为18个月,这18个月里市政府主要领导肯定在任,并且城投集团的董事长同时兼任鹿城区委副书记,政府及委托人主要领导结构稳定,不具备主观违约动机。”这位认购方代表说,“所以我们对市政府还款的能力和信用有信心。”  “都说现在温州市面上缺资金,谁说啊?根本不缺,缺的是信任和信心。”另一家认购机构的人士说。  从公路到地毯  “中融-鹿城1号”显然不是孤例。  中融信托北京的一名销售经理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中融信托做过类似的政府担保类信托项目就有100多个,“现在山东省的济南、衮州等地多个政府建设项目的信托计划都在启动募集之中”。  进入9月份以来,公开发售的政府担保类信托还有中融-重庆迈瑞城投财产权信托,2年期,年收益100万以上9%,300万以上9.5%。每年分配一次利息。  “这些产品的发售额度起码都在数亿元以上。”上述中融信托的相关业务经理称,这意味着单单从中融系经手的100多个项目来看,今年地方政府通过这种模式从民间募集的资金就达到100亿元以上。  这些政府平台信托产品,收益率和募资方式与“鹿城1号”类似,也是由地方财政收入支付债务。  比如“津武5号”财产权信托计划,信托资金用于受让天津市武清区国有资产经营投资公司对武清区政府拥有的1.27亿债权,用于武清区地毯产业园项目、城王路项目及宝武路项目建设。武清区政府是直接债务人。武清区财政局承诺优先以武清区政府财政收入和土地出让收入支付到期债务。  作为还款来源的保证,第一还款来源为武清区政府财政收入。由武清国资公司承担项目建设,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后,由武清区政府向其支付投资资金及投资收益。如果武清区政府无力支付,则武清开发总公司提供连带担保。  没有披露的风险  政府的钱袋似乎支撑起了投资者们的信心,但各种迹象显示,这个钱袋或许不如想象的那样牢靠。  记者从多份信托计划书中发现,这些信托计划对于今年以来相关地方政府的财政收支情况,大多没有清晰的阐述。而受房地产调控等因素影响,今年以来,高度仰赖土地出让金收益的各地地方财政,形势普遍不乐观。  中国指数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全国300个城市土地出让金收入比同期下降67%,其中住宅类用地下降74%。特别是像上海和重庆,今年1月份一般预算财政收入为正增长,但一旦计入土地出让收入,其财政收入均已沦落为负增长。  由于土地出让收入锐减,今年上半年,去年财政收入居浙江全省首位的省会杭州,成为全省第一个财政收入负增长的地级以上城市。杭州不得不向浙江省求助,申请财政补贴。  “现在离了土地,地方政府各方面都受到影响,包括发工资。”浙江一位地方国土部门官员说,一些地方由于财政吃紧,基层政府从今年初就出现奖金延发等现象。温州投资者陈先生因为顾虑风险,犹疑了一下,没能认购到火爆的“中融-鹿城1号”。他之前在投行干过,虑事较为谨慎。“地方财政的风险还是要考虑的,信托计划书上没有今年上半年市政府的财政收支数据,这让人不大放心。”他说。  陈先生比较全面地了解了温州市财政收支情况,他认为,市政府过去三年收入确实不错,近三年财政平均收益率分别是7.73%、7.78%,8.08%,呈逐年上升趋势,增速强劲。 “但关键是未来,而不是过去。”  而今年8月3日至7日,温州市人大财经委组织调查组对2012年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进行调查,公布的结果表明,陈先生的风险考量并非没有根据。  温州市人大的调查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温州市政府公共财政预算、社保基金预算收入都实现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的目标。但是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执行不到位,上半年市级政府性基金收入入库33.1亿元,同比下降76.6%;其中土地出让收入26.4亿元,同比下降80.5%,仅完成年度计划数的14.7%。“下半年财政收入预计压力更大。”报告发出了这样的警告。

莱芜市治银屑病到那家效果好

美姑癫痫医院

人流后闭经中医如何治疗

桃山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