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不要相信不接吻的男人【39中华】

发布时间:2021-01-14 15:58:35 阅读: 来源:切片机厂家

晚上六点三刻,我做好了饭等童枫回来一起吃。

七点钟的时候,童枫还没到家。我到我常去的论坛,开始和一大帮子人胡扯。

童枫是我的男友,通常他会七点种准时到家。刚才他电话说要一个小时后才能到家。我没问原因,他有事的时候总是这样一个电话,我已经习惯了。我们在一起四年了。四年前,我对他一见钟情,三个月后便与他同居。

他说他爱我,但是四年来他从没吻过我。作为恋人,这太不可思议了。不过我也习惯了。四年,什么都会习惯。

他是我的第五个男友。我二十三岁大学毕业时遇见他。初恋从高一开始至大二结束,前后耗去了我近五年的时间。和第二个男友处了五个月,后来的一个比一个短命。

七点五十分,我准备下线。一个女子以悄悄话的模式问我,你为什么叫等你回家?

因为我在等人。

然后我决定就此消失,异性相吸,即使有了bf,我仍然无法跟一个女子保持像与陌生男子那样的聊天热情。何况,我猜她是不知道我的性别,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有兴趣再聊。要不就是男人。那样的男人更可恶,多半是无聊之徒。

不料她不肯放我。

别忙走啊。刚才一直看你聊天,我觉得你很有意思,不介意交个朋友吧?说不定咱们以后可以一起逛街呢!

逛街?嗯,这倒是个好主意,我也喜欢逛街,通常也是一个人。

嘻嘻,好吧。你喜欢逛街,那应该是女孩子咯,我也喜欢,不过我已经不能叫女孩子啦,我都二十七啦。

嘿嘿,我二十五岁,彼此彼此啦。

不觉聊了许久,甚是欢愉。原来女子之间也可以产生相遇恨晚的感觉。

我问她名字,她不肯,说叫无名。我不追问,但执意把她称作妖妖。她是个很有灵性的女子,又让人有点捉摸不透,叫妖妖最合适不过。

八点二十三,我突然想起童枫,天哪,为什么还没到家?

我立即下线。给童枫拨手机。

一直拨。

我一直拨,可不知道哪里出了毛病,许久,什么声音都没有。

我神经质地一直拨,拨到第十四遍,终于听到了提示音: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冷汗突然就冒了出来。再拨,还是无法接通;再拨,还是一样;……

我的脸开始惨白。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七年前我就玩过这一招,当时跟徐贤在一起,我的初恋男友。那段时间我跟他的关系很紧张,却有无聊男生不知打哪儿得到我的手机号码,三天两头骚扰。徐贤是个很大男子主义的人,要是被他知道这事,准得冷战。我无意间发现,不关机直接拿掉手机电池听到的提示音是无法接通,这真是个伟大的发现!可以让人误会是移动信号的问题。以后,在任何不宜关机的情况下,我都这么干。

没想到现在童枫居然跟我玩这个!

若不是心虚,他何须跟我来这一套?

我的自信刹那间坍塌。

几年前,有个男生跟我说过,不要相信不接吻的男人。难道,真不能信么?

直到今天,我仍能清楚地记得那个男生当时说这句话的表情。

男生,叫江周林。

1997年,我大二。

我的学校在一个高教园区内,园区共由五所大学组成。其时,我与徐贤的感情濒临分裂。他与我同在这个高教园区的不同学校。我在y大,他却属于x大。这小子终于经不住身边美女的诱惑,选在平安夜跟我分手。

我头也不回地走开,撂下一句话,如果现在分了,你一定会后悔,趁现在还有机会反悔,你最好想清楚,我给你一天的时间。

平安夜和情人节一样,属于情侣的节日,徐贤居然跟我说这种话。我很伤心,伤心得想从此不再理他。想到从此不理他就等于分手,我舍不得,只好借口给他机会。

但是平安夜已经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

一个人在校园内晃荡。从公寓到教学楼,从y大到x大,到x大紧邻的医学院。不时有一对对情侣从我身旁经过。

我找了个石凳坐下来。

我想徐贤一定会回来找我的,我李?虽不是大美女,可长得也算赏心悦目小巧玲珑,跟徐贤班上那几个女生比起来,哪里逊色了?

真是郁闷。

抬头四望,一对小情侣正朝我走来。男孩趁女孩不注意,“叭”一下亲在女孩脸上。女孩子倒是毫不在意,我的脸却红了起来。徐贤从来没有这样亲过我。

男孩的手爬上女孩的腰时,我的目光刚好跟他的相撞,羞得我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

此地不宜久留,我赶紧站起来,朝医学院图书馆方向去。这样的日子,这地方应该没几个人了。

嗨!

背后有人喊。

我回头。一个小个子男生站在两米开外。

干吗?我充满敌意地看着他。

你不开心?

男朋友都快被人家抢走了,我还能高兴那就是有病了。

哦?那他可太没眼光了。

讨好之辞。我心里哼了一声,继续走我的路。

嘿,我猜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吧?

聪明!

确实没那么简单。自从上了大一,摆脱了高考的压力,我就全心投入恋爱。我这一年,一切以徐贤为中心,学业荒废,三天两头逃课;大一期中期末四次考试,每次补考都有我的份。

我忽地回头盯住他说,我成绩差得离谱。

玉不啄不成器,人不学,不成才。而你,就是一块应该雕琢的玉。他一本正经地说。

我笑得惊天动地。我故意夸大成绩的差,想看看他要干吗,他居然一板一眼的,傻得可爱。

倘若三年前,他这么对我说,我绝对会以一种更高的姿态回敬,那还用说!

那时我高一,多才多艺,是文学社和学生会的风云人物。我至今都不明白,我当时是怎么当上学生会社团部部长的,总之,很容易就上去了。但是,经过四年,确切地说,只是一年,我就完全退化成了一个庸俗的小女生。上了大学,我仍是文学社社长,还是中文系主任拍板的,也算是官方职位了。但是戴着文学社社长的头衔,却很少管文学社的事。整天想着今天装什么病,逃课是家常便饭。这一切,都是为了徐贤!

心突然很痛恨痛,眼泪大颗大颗地下坠。

对不起!我叫江周林,医学院大二的,我能帮你什么吗?

没事,我瞎编的。其实我只是失恋,但不完全是,也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他爱你吗?千万不要相信不接吻的男人。他吻过你吗?

我猛然抬头,惊讶他这种问题都能问得如此赤裸干脆。关键还是,他问谁不好,偏偏问我,我可能告诉他徐贤并不是很爱我、那么多年他竟然都没吻过我吗?人都是虚荣的,尤其是女生在这个问题上。

我决计不理他,佯装愠怒,扭头便走。听他在后面说着什么,小跑起来。

忽然发现前面无路了。

嘿,那是实验室,旁边是男厕所。哈哈哈……

我一跺脚,往回跑。经过他旁边,恶作剧地用力一推,把他推倒在地。

……

第二天,徐贤没有来找我。

从平安夜到圣诞节过完,手机没有关过。我一直守在寝室,唯恐错过一个电话。午夜之后,我接到一个电话,这最后一个电话,也是唯一一个找我的电话,却是初中同学打来的。

接完电话,我跑出寝室。意志开始崩溃。

第三天,还是没有动静。我强忍着心中的躁动,没给徐贤打电话。每次吵架,都是我先忍不住打电话给他,我们就能和好。这样的次数太多了,就没意思了。

我想起江周林说的,不要相信不接吻的男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现在很想很想知道。我曾经那么爱徐贤,那么在乎徐贤。可是我是个很现实的人,想到他可能根本没爱过我,我觉得我的爱很胡涂;得不到他同样的爱,我便很介意。

是他的错,他在我们之间划条鸿沟,凭什么要我来填平?

第四天,照样没有徐贤的任何消息。

第五天,我知道我们完了。即使他现在跑来跪在我面前,我也决不会再理他。我骨子里是个很骄傲的人,和徐贤在一起的时候改变了很多。但爱从来不是改变。我故态复萌了。

很想大哭一场。

如果不是那时寝室里每个人都在,当时的气氛太好,大家都很开心,我绝对会哭得山崩地裂。心痛得流血,却没有落一滴眼泪。

江周林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已无暇惊讶他从何得知我的号码,我只是快速回过去,我失恋了。

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回过来,我在你楼下等你。你下来,我借你肩膀。

我飞速跑下楼。

月色明亮。他站在花坛边,看见我便鼓掌大笑,祝你重获自由!

我本是感激他的,在我欲哭不能哭的时候出现,那不啻雪中送炭。不过,徐贤毕竟是我到目前为止唯一爱过的人,我的骄傲是一回事,爱又是另一回事,他怎能在如此之非常时刻幽我一默?

不禁气极。

等到他面前,我冲他就是一拳,很重。问他感觉如何,他说,我看见好多星星,便倒了下去

和徐贤正式分手后,我一直以为江周林会狠狠地追求我,可他不过一如既往地关心而已。当我认识了后来成为我第二任男友的joy时,他的热情使我迅速接受了他。

回头想想,江周林那样的关心,在他认为算是跟我交往的开始了,只可惜,我当时无法和他心灵感应。难怪那时,当我告诉他我交了新男友joy时,他嘴里说着祝福,满眼却是近乎绝望的悲哀。

我想我也许已耗尽了爱的能量,后来的爱情,一场比一场短命。

江周林一直看着我,开始,结束;然后再开始,再结束……

每次,他都用及其认真的表情,叮嘱我,不要相信不接吻的男人。我有时甚至觉得,他唠唠叨叨简直像大话西游里跑出来的唐三藏。

然而我相信他是对的。我和那些或许是爱我的男孩子,也仅止于接吻。我恋爱,玩的只是心跳,从不玩自己的青春。

所以,直至大学毕业,我仍是个女孩子。女孩和女人,是两个概念。

这个,江周林永远不会知道。他眼里,我与玩弄爱情的女人无异。毕业时,我的学业和爱情一起结束。和江周林的感情也结束了。他去了深圳。临别,说,深圳是个没有爱情的城市,去那儿正适合。他需要忘却。一切。

他说的一切,无非是与我的那份介于爱情和友情之间的感情。

都远去了。

我庆幸我遇见了童枫,让我明白这个世上还有我能爱上的人。

他上个月说,我们下个月结婚。而今,下个月变成了现在进行时,他却提都不提了。

终于明白,男人的话是说过就忘,当不得真。

时钟指向九点整。

我已失去打童枫手机的勇气。无以打发内心的恐慌,我开始扫雷。

最近喜欢上扫雷,对这种弱智游戏很是上瘾。因为可以在打游戏的同时思考些问题,也可以构思些风花雪月的东东。忘了交代,我的职业是写些可以换钱的字,多是言情。与一份小杂志签了约,算个签约写手。

这份差事本来勉强够我维持不奢侈的生活。谁知邂逅了童枫。他有个小公司,说是对我一见钟情,此生非我不娶。

初见,我对他的印象也好。想来,那是两厢皆为一见钟情,如今的年代,这种情况是多么难能可贵。

他说要养我,我什么也不必做。我信,字却照写。

九点十分的时候,我的肚子开始乱叫。我把一个面包放入微波炉,门铃响了。我去开门。却是童枫。

你的钥匙呢?

丢了,找来找去没找着。

丢了就算了,下次不管什么事早点回家。

原来是找钥匙才这么晚回家呀,我想问找钥匙花两个多钟头,值吗?看他脸色不对,噤了声

日子不留痕迹地滑过。

有个晚上,激情过后,我问他,要是我怀孕了怎么办?避孕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将来对孩子也不利。

怀了就生下来呗!

可是我没结婚啊,我不想当未婚妈妈。

我并未停止避孕,我只是想提醒他说过的下个月结婚的事,试探他的反应。

傻瓜,想那么多干吗,怀了再说。

我听到心里一样东西轰然倒塌。

从此不相信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传说。

从此,更喜欢抓住那些可触可感的真实的友谊。

比如,妖妖。

跟妖妖在网上论坛聊得热火朝天,有眼红的男人怀疑我们是同性恋。我开始和妖妖讨论,我们,不妨亲密接触一下,你星期六陪我逛街,我请你喝咖啡,如何?

好哇,妖妖张狂地大笑不止,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于是,当天,人们可以看到一个疯丫头打了差不多一页的哈字。

我没钱,我们挤公交车好不好?

我想都不想,回,好啊,我也很穷的。

星期六上午十点钟,我们约好的时间。妖妖准时出现在光新路麦当劳门口。说好先去香港名店街再去百盛,要乘112路公交。

跟一群大人小孩男人女人一起挤上112时,我嗅出她身上用的是兰蔻attraction引力女士香水,我曾经非常喜欢的一款香水。因其不菲的价格,终于在用完两瓶后,深觉奢侈,羞愧难当,从此不再问津。这个小妖女,还说没钱!

妖妖,你用的可是兰蔻的香水?

嗯,她眨眨眼,似乎看出我的意图,加了一句,好玩啊!

我笑。

我开始猜测妖妖的职业。

在网络上,我从不对别人说我的职业。我不跟人说,我以写字为生,那会引来比较麻烦的下文,比如对方说让我看看你写的东西啊等等。自己不肯说,因此也不过问别人的职业,包括妖妖。

但是现在我很好奇。她甚至不告诉我她的名字!她有没有可能是某个畅销书作家呢?还是跟我一样是个普通的写字女子?

半个钟头,人民广场到了。

一下车,妖妖就拽着我的手说,我知道你刚才为什么笑。

为什么?

你笑刚才那对老夫妻那么老了还手牵着手。说完一本正经地看着我,等待我的评价。

我忍不住噗哧笑了。

真是个鬼丫头。

有妹如此,人生幸事。

再愉快的旅程总有结束的时刻,分别的时候,彼此有些意犹未尽。说好下次逛街再叫上对方。

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会想起同性朋友的好。才发现,这么多年,我居然没有一个闺中密友,就是稍微谈得来一点的女友都没有。

回到家,习惯性地去开电脑。

天一下就黑了。

七点钟,做好饭后,我去论坛逛了一圈,没看见妖妖。

我联机上msn.妖妖几乎也在同一时间上去了。

我说妖妖我刚才一直在猜测你的职业。

妖妖说不用猜了,我是制作网页的,完整的头衔叫资深网页设计师。我们老总特批我每个星期可以只上三天班,只要我把要做的东西完成就行。但我只要一天不去公司,一星期余下的几天也不想去了,所以,还是天天去的。坐班的效率要高得多,因此基本上我都能提前完成工作,还是满清闲的。我交待得可清楚?

我能昧着良心说不清楚么?

这个女子是个人见人爱的家伙。和她聊天,心情每次都奇好。论坛里的一帮小妖们对我非常嫉妒,他们原先是妖妖的拥蹇者,质问我是不是想引导妖妖搞玻璃啊。连童枫都说,我每天嘴巴里不离妖妖,搞同性恋啊。天知道我对妖妖,除了佩服和女性间正常范围的喜欢,再无其他。

八点钟,我下线。埋头写文。

童枫到家了。

今天不上班,你去哪儿啦?我问。

没去哪,瞎转悠。

枫,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傻瓜,不是下个月吗?

可我记得好像是这个月。

哦?是吗?

再无下文。

童枫的沉默让我极度失望。我有点明白江周林的话了。接吻的男女不一定相爱,但不接吻,那问题就大了。不接吻的男人,绝对不爱你。

这一刻,我终于搞清楚了四年不曾明白的谜:童枫,根本不爱我。恋爱恋爱,恋是爱的充分非必要条件,我们只有恋,没有爱。恋就恋了,可是让童枫跟我---他并不爱的女人结婚,他做不到。他在拖。能拖多久拖多久,拖到不能拖的那一天,恐怕就是我们说再见的时候。

这世界,究竟有没有爱情?

我继续写字,也聊天,努力和网络另一端的他和她---他们---做朋友。我会失去童枫,我不能失去更多的朋友。

在msn上,我对妖妖说,也许有一天我会尝试爱一个女人。

妖妖说你别傻了,你不是有童枫么?其实我也快了。

我问什么叫你也快了?

她答,快有男朋友了。我们是网恋。难道你能忍受我和他出双入对而你形单影只吗?

我不能。停了一下,我问,打算什么时候见面?

还没定。恐怕不能,他有女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的身份,确切地说是情人。情人,是见不得光的,跟女朋友不同。

我倒吸一口凉气,你怎么当了第三者?

我也不想的。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没有女朋友。不过现在,他们的感情也是平平淡淡的。

我无言。下线。

我给了妖妖一封长长的信,说明了我和童枫从认识到现在的大体过程,我说,我们在一起四年没有接过吻,我都快忘了接吻的滋味了。多年前有个男孩告诫过我,不要相信不接吻的男人,可惜我没往心里去。那个男孩,是真心爱我的。现在这样的下场,也许就是个惩罚吧。要是你真的爱上了一个人,不要错过。还没结婚,他们感情又不好,你就还有机会。别忘了确定一下他是否接吻,或许这只是个形式,但是千万要确定他是否也爱你。

又是一个月。

我的婚期,无限期延迟。

昨晚妖妖跟我说了,她跟他那位,网恋了五年。她不敢见,拖了一年又一年,怕对方会让自己对网络和爱情失望。

五年!我大汗。没想到妖妖是个如此专情的女子,居然能跟一个男人网恋五年!对方同样也是濒危物种!如果一个男人肯花五年的时间跟我网恋,那即便他是青蛙,我也认了。这是个多么浮躁的年代!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一夜情的故事太多太多,不要说五年,如果我跟谁能聊下两年,便也甘心了。

妖妖碰到的是好男人,我想,虽然他们在网恋,可是,妖妖跟我说,因为罪恶感,也因为念及女友的感受,对方始终没有勇气跟女友分手。虽然他已不爱她。

我再次感慨。

我的qq上那么多好友,论坛上那么多人,聊得最长的是一年零三个月的。目标明确,直奔爱情而来。因为我的诚实,多数人得知我已有男友,识趣地走开。有不相信的,在得到证实后,从此消失

进入6月了。

真正感觉到夏天的是午后一点的时候。

空气很闷,我午睡不着,开空调还是闷。索性起来写几个字。

这个月的任务有着落了。上午妖妖跟我说她今天要和她的网恋对象见面。我给了她一个结局,对方是个大帅哥,但很不幸,当他们高高兴兴一起准备去吃饭时,一辆闯红灯的车子撞上了他。为了不让她过于悲伤,他对她说,其实,他不爱她,他一直以为她是他的前女友,因为她的网名及她的个人资料与他前女友一模一样,他只是把她当她的替身……

就是这样。太过于残忍是吗?可是有什么办法,自从我明白了童枫不想与我结婚之后,我就喜欢这么干了。颠覆爱情的感觉很爽。

四点钟的时候,这篇以妖妖为女主角的爱情短篇一气呵成了。

临时决定去冲个澡,然后跟妖妖碰面。我答应她的,如果见光死了,我过去刚好可以给她做借口逃走,如果合意,让他请我们吃饭。我鼓励她见面,算个有功之臣。

把水开到微温。即使是夏天,我也不习惯洗冷水。拿沐浴露的时候,触到一串钥匙。

一定是童枫的,我的钥匙在包里,刚才放好的。这家伙,总是这么粗心。

我给他打电话。

电话通了。童枫略带兴奋的声音穿过时空到达我耳膜。

喂,阿珊,我已经在人民广场地铁站了。她下午会出去,你以后可以每个月10号过来。我给你带了钥匙,你听---听筒那端传来钥匙舞动的声音。我的心急急地下沉,谁是阿珊?

电话断了。

我冲出去拦了辆出租车……

童枫的钥匙,从来不曾丢失过。只有声称丢了钥匙,他才可能理直气壮地去锁匠那里再打磨一串回来。多么聪明,每月10号,是我去杂志社交稿的日子,杂志社在另一个区,来去的途中要花费4个小时。我却习惯亲自把稿件送过去,加上和社里的人聊聊天,基本上需要一天。他声称的花两个钟头找钥匙,其实是欲盖弥彰啊,我居然在最后一刻才明白。

我记起今天是妖妖见网友的日子,这个提醒,此刻异常清晰地提醒着我。五年,四年,他和他女友平平淡淡的感情,谈婚论嫁,这些词组全在同一时间充斥着我的思想,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人民广场到了。

我下车,站在离他们两米的地方。妖妖旁边的,果真是童枫!

这一刻,我迷惘了。童枫,不是说过对我一见钟情么?为什么在一起四年居然都不肯吻我?那些过往,是真的么?

我不可置信地抬头。

妖妖笑得很灿烂。她什么都不知道。我就知道你会准时到来。她张开了双臂。

童枫微露惊讶。

我伸出双臂,拥抱了妖妖。妹妹,祝你幸福!

广州西医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治各种妇科疾病医院

老西医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