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一吨钢利润不足10元昆明约百家钢商转行振动压路机

发布时间:2020-10-18 20:50:00 阅读: 来源:切片机厂家

“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这是眼下钢市的写照。2015年来,在此前钢价跌跌不休基础上,钢价又迎来断崖式下滑,直接导致价格倒挂。在分析人士看来,主要始作俑者是房地产开发的不景气。

这样的低迷也蔓延到了钢厂销售的中间环节,2014年云南市场超过一半的钢贸商吨钢利润不足10元,随之而来的是钢贸商日子难熬。有机构以云南省昆明市为例,2015年上半年钢贸商倒闭50家,占比10%;转行的有100家,占比20%。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肆虐于快销、家电等领域的电商,正在“互联网+”的推动下走向钢铁,向传统钢材“生产和销售分离”模式开火,并呈现“野蛮”生长态势。和以往一样,昆钢又一次成为云南第一个吃螃蟹的。

现状

上半年钢价断崖下跌

自2012年来,钢价跌跌不休司空见惯,但这半年来的跌价,还是出乎了昆明钢贸商李明(化名)意料:“这半年以来,云南钢价简直就是断崖式的下跌,年初螺纹钢每吨的均价还在3000元左右,但眼下也就在2300元左右。”

数据显示,云南螺纹钢价格较年初下跌650元/吨,普中板价格较年初下跌880元/吨,热轧板卷价格较年初下跌960元/吨,冷轧板卷价格较年初下跌1080元/吨,角钢价格较年初下跌630元/吨。

对于这样的下跌幅度,云南一家钢厂的相关负责人张华(化名)表示,现实可能比这个还更为残酷,以他们钢厂的螺纹钢出厂均价为例,最近每吨的价格也就维系在2250元左右,而在年初的时候一度每吨价格尚徘徊在3000元左右。

据李明回忆,在2012年7月份螺纹钢每吨的价格尚在4000元以上,但到了2015年初便徘徊在3000元左右,将近2年半的时间每吨跌幅也就1000元左右,但这个半年一口气就直接下跌了700元左右。

尽管在钢价下跌的同时,煤价、矿价等原材料价格也随之下跌,钢厂的生产工艺也在不断改进,但眼下的钢材价格依旧难改价格倒挂实情。张华以他们钢厂为例来说明,眼下差不多每吨钢材价格较成本低了100余元。

此前,中钢协副秘书长王颖生透露,2015年1到5月,重点钢企主营业务亏损了165亿,1到5月协会统计的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1.3万亿元,同比下降16.9%。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据上海钢联资讯钢材分析师金雄林透露,1-5月份云南钢铁企业经营困难局面进一步加剧,所有钢厂均面临亏损,“大多钢厂的亏损额达到了千万”。

随之而来的是有一些钢厂在面对持续亏损的情况下,干脆不再生产了。来自一家钢材信息网站消息显示,云南已有4家钢厂处于停产状态,李明表示很久没有看到这四家钢厂的钢材了。

甚至在此之前,曾有多家还继续生产的钢厂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要不是考虑钢厂对应的社会责任,以及对当地经济发展的影响,很多钢厂将会大幅压缩钢材产量。本报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云南2015年上半年钢材产量有所下降,同比下降幅度在两位数以上。

寻因

房地产开发不景气

一直以来,房地产和建筑业是钢铁消费的主要领域。金雄林指出:“从2015年上半年云南房地产开发的情况来看,没有看到有利于云南钢材行业发展的信息。”

据云南省统计局发布的《全省2015年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新闻通报稿》显示:“上半年,全省房地产开发投资1227.48亿元,同比下降4.0%,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21.8个百分点,比一季度回落5.5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上半年房地产开工项目不足,房地产开发企业投资意愿明显下降。《全省2015年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新闻通报稿》显示:“上半年,全省房地产企业购置土地面积同比下降31.8%,土地成交款同比下降40.7%,全省房地产开发企业本年到位资金同比下降9.7%。”

“2015年以来,云南省经济增长放缓,投资增速回落,房地产行业表现不佳,无论从开发投资增速,还是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又或者是房地产实际到位资金来看,均呈现出下降态势,意味着钢材需求也表现出下降格局。”金雄林分析说。

金雄林还指出,像在云南除了昆钢占据着绝对的领导地位而外,其余钢厂除了要面对上下游的挤压,还受制于资金、环保、研发、市场、品牌等一系列的要求,导致抗风险能力明显弱于昆钢,任何一环出现问题就可能导致被淘汰。

就云南钢价后市的发展情况,金雄林分析说:“2015年云南省GDP增长预期目标为8.5%,上半年的仅为8.0%,为了保增长,5月中旬云南省政府出台一系列稳增长政策、措施,下半年基建投资势必发力,钢材需求有望得到支撑,而且下半年"一带一路"对用钢需求略有拉动,缓解部分供需压力。综合判断,预计2015年下半年云南钢材价格将以震荡寻底为主,8、9月份有望触底反弹,但是反弹高度有限。”

影响

钢贸商正经历洗牌周期

钢厂日子不好,钢贸商也难以向好。

2015年初,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钢铁物流专委会在官网上发布的最新调研报告显示,“钢材难卖,日子难过”成普遍现象,自2012年钢贸危机发生以来,全国的钢贸商数量已经从20万家缩减至10万家左右,钢贸商数量近3年来减少了一半。

这样的改变在云南也正在发生着。“只见旧人走,不见新人来。”李明用这句话来形容近两年来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变化,“钢材行情好的时候,来往于这个行业的人络绎不绝,其中大部分是冲着炒货而来,在钢价节节走高的背景下,低价买高价卖,从中赚取差价。”

最近,李明的业务员也从之前的十位以上减少至十位以内。“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很多业务员根本不能拉到新的生意,于是很多人选择了离开,何况眼下钢贸商都处于熬的时期。”李明说,“眼下只要能够把房租、场地费等硬性开支按期支付,已经算是佼佼者了。”

据上海钢联资讯调查的数据显示:“2014年云南市场超过一半的钢贸商吨钢利润不足10元。2015年上半年钢贸商倒闭的50家,占比10%;转行的有100家,占比20%,现存的、有库存、正规渠道提货(钢厂一级二级代理商/非倒货)的钢贸商约350家”。这意味着从年初至今已经有30%的钢贸商离开了这个行业。

在李明看来,在云南对钢贸商影响最大的因素还是资金:“行情低迷只要处理好库存,在钢价下跌之际,及时清理库存;钢铁电商在云南正处在起步阶段,威胁还没那么大;钢厂直供确实在加大,但钢贸商也有自身的销售渠道。”

一直以来,钢贸商做生意需要有四套资金:银行保证金、在途资金、工地垫付资金和库存资金。然而,从2012年5月份起,这样的资金模式悄然改变。“现在,我们从银行几乎贷不到款了。”这样的话钢贸商从2012年下半年说到现在。

在这样的背景下,钢贸商将寻求资金的目标指向了民间借贷。据李明透露,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钢贸商资金来源便变成了民间借贷,均是短期的,但利息高得令人咂舌,月息达到了5分之多。

与此同时,在房地产开发不景气的背景下,钢贸商的回款率始终处于低位,以李明为例不足50%。“而今我更多选择那些100%能拿到货款的工程方合作,不想再承担过多风险。”李明坦言,“尽管这样带来的结果是业务量大幅下滑。”

应对

昆钢打造“互联网+”钢材电商

钢贸商,因为钢材生产与销售分离而产生的一个群体。也就是这个中间环节的存在,让钢材在流通过程中成本居高不下,直接导致下游客户支出加高。在行情低迷的背景下,如何降低销售环节的成本,直接面向终端客户,是很多钢厂转型的目标之一。对此,很多钢厂将希望寄托电商。

事实上,在2013年底云南曾有企业想就着昆明主城区钢材市场搬离的契机,在晋宁打造云南首家钢材市场,但最终他们因为将希望寄托于钢贸商而非钢厂,再加上晋宁还未成熟的市场环境,最终导致整个项目胎死腹中。

“钢材电商本来就是减少中间环节,革钢贸商的命,但他们选择了和钢贸商合作而非钢厂,就算是晋宁那边市场环境成熟,也未必能够长久。”对于云南钢铁电商,张华表示不太看好,“首先是很多人的观念还停留在过去,其次是云南特殊的地理、交通环境导致无法及时实现钢厂与工地之间的配送。”

王颖生透露,自2011年以来全国通过钢铁电商销售的比重在逐步增加,目前已达到近10%,钢厂同时也在加大直销比例,不过,到2014年为止65%的钢材还是通过非直销的方式销售,也就是说6亿多吨的钢材还是通过流通环节销售。

尽管如此,伴随着国内钢材电商兴起,昆钢成了云南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昆钢相关领导曾在一周生产经营情况通报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指出,如果“互联网+”的行动计划能在昆钢得以认真贯彻落实,将有力推进昆钢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助推昆钢加快从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益型、制造商向服务商的转变。

据悉,昆钢于2013年10月注册成立了云南泛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自建的“泛亚商贸”平台已形成集反向竞拍采购、招标采购、竞价采购、泛亚商城为一体的采购平台,由建材、板材、型材、矿石及循环物资在线销售组成的销售平台,2014年共实现交易总额66亿元,从云南全省来看每年的钢材销售突破千亿,这个占比目前相对较小,何况其中包含着矿石及循环物资的在线销售额。

继续发展钢材电商是昆钢发力的方向,对2015年预定的销售收入100个亿以上。7月17日下午,昆钢的子公司云南泛亚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与铜道电子商务集团有限公司就共同发展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成立合资公司签约仪式在泛亚物流中心举行,共同发展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

OPT脱毛仪

烟囱美化

回收keyence

导电硅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