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如何建设成熟理性的资本市场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6:49 阅读: 来源:切片机厂家

如何建设 成熟理性的资本市场

中国的股市从诞生伊始,就充满了浓厚的社会主义色彩,与成熟的发达国家市场相比,其具有四大显著特点:融资功能重于投资功能,投机者多于投资者,为国企服务多于为民企,政府导向多于市场行为。

中国的股市从诞生伊始,就充满了浓厚的社会主义色彩,与成熟的发达国家市场相比,其具有四大显著特点:融资功能重于投资功能,投机者多于投资者,为国企服务多于为民企,政府导向多于市场行为。

资本市场功能

不尽完善

虽然制度不尽完善,但中国股市经历了“野蛮生长”阶段,上证指数从1990年上交所成立时的100点提升到目前的4000点附近,不考虑分红年化收益率16.2%,与此同时中国经济总量从1990年的1.9万亿增加到2014年的63.6万亿,年化增速15.8%。由此可见,从长期来看,中国股市基本还是反映了经济的成长性,与经济成长共生。虽然在某一时期经济增速与股市成长未必保持一致,但是长期来看,还是具有相当好的吻合性。凯恩斯有一句名言,从长远来看,我们都将死去。但是,人是活在当下的,必须考虑眼前利益,不可能对于股市的短期波动置之不理,但要合理、客观看待股市的波动与结构性问题。

资本市场具有四大功能,价格发现、资源配置、风险管理和公司治理。一个好的资本市场对于经济的成长毫无疑问是非常重要的,一是可以为企业融资,支持企业创新成长,使经济释放活力,二是通过股价去反映对公司经营策略、管理层的态度,如果公司管理层不行,甚至还可以通过资本力量更换CEO,这是完善公司治理的一部分,对公司股东负责。但是,如果资本市场上资本没有话语权,则很难形成对公司经营的反馈机制。例如,在中国当前上市的国有企业,国有股东占有控股权,但是很多国有企业即使亏损也不会导致管理层的更换,资本并不是以股东回报为最终考量;在民营企业中,大股东一般为实际控制人,中国市场上的中小股东力量很弱小,不具有像美国那样把小股东联合起来维权的法律手段,因此大股东联合资本坐庄的事例并不少见,中小股东的利益得不到保护,中小股东成为弱势群体,资本市场成为少数人的“圈钱游戏”。

重视市场公平

保护中小投资者

事实上,越成熟的市场越重视中小投资者保护。以美国为例,《1933证券法案》规定,美国证监会以保护投资者、尤其是广大中小证券投资者为基本出发点。在实践中,美国法律用证券欺诈中的“辩方举证”责任保护个人投资者利益:证监会只要发现丝毫可疑的迹象,都可以怀疑任意市场参与者有“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等问题并进行调查,而被调查者必须自证清白。而在我国则是需要明确证据才能证明内幕交易,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要掌握确凿证据难度很大,无法对市场形成有效震慑。

公平性是资本市场的基石,没有公平性,定价是扭曲的,资本可以操纵市场,资源配置也是不合理的,因此难以形成相对公允的价值去反映公司的经营情况。的确,市场不可能完全公平,但是纵容各种操纵股价、内幕交易行为,则是对资本市场根基的腐蚀,难以形成长期健康的资本市场。

在中国股市中,散户是绝对弱势群体,这么多年的发展,中国的散户投资者为中国资本市场贡献了不少资金,现在应该考虑长期机制建设、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中小投资者难以赚钱,主要有几方面原因。一是市场信息的严重不对称,使散户得到的信息是滞后的、甚至是不准确的;二是庄家操纵股价、内幕交易难以禁绝,散户只能成为被“收割”对象,在资金和信息的劣势面前,散户无异于以卵击石;三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投机性较强,难以给予理性的预期引导,使很多投资者并不理解公司价值,只是从投机的角度去买股票,寄希望于股价上涨带来的资本利得,而非稳定的分红预期。于是,财富在一轮轮泡沫中重新分配,大多数散户因为不理解市场,没有纪律和止损意识,成为被洗劫的对象。

加强制度建设

尊重市场行为

中国的股市走过股权分置改革,大小非减持,已经从最初偏安一隅的交易所成长为市值排名全球前列的资本市场。但是毫无疑问,无论从市场准入、上市审批、退市制度、监管机制方面看,中国的资本市场离成熟市场的标准还有相当的距离。经历过今年的股市暴涨和暴跌,更加验证了在不成熟市场会发生很多不可控的事情。在中国的市场中,需要对市场保持更多敬畏,从根本上加强制度机制的建设和改革,让市场更加成熟理性。

第一,转变资本市场观念。资本市场的目的应优先为投资者服务,其次才是融资功能,而不应本末倒置,将融资目的凌驾于为投资者服务之上,损害投资者利益。因为投资者是市场的最终参与者,当投资者能够获得稳定预期的回报时,自然能为企业提供资金。股市理应为企业融资服务,但是前提是在公平、有效的市场上。否则,在牛短熊长的中国股市,只有少数企业能享受到牛市的融资窗口,对于大多数企业仍然只是空中楼阁,与为企业融资的初衷相背离。

第二,尊重市场、敬畏市场。监管机构应加强对市场违规行为的监管,而不是对市场的引导,恪守裁判者的职责,而不能作为教练员指导市场。市场有自身规律,政府干预会更多地误导投资者。政府应该加强对市场违规行为的处罚,减少操纵市场或内幕交易对市场的腐蚀。

第三,要从这次A股暴跌中汲取教训,但不应该因噎废食,应该继续鼓励金融创新,同时做好系统性风险防范。一个成熟市场应该有合理的做空机制,对上涨过快的市场形成对冲,防止泡沫过大,所以市场应该允许不同参与者有充分表达的权利,有做多也有做空,形成有效制衡,让市场理性、健康发展。同时,针对人的“动物精神”和市场的非理性因素,政府应该做好事先风险监控,防止泡沫吹得太大最后破灭时引发系统性风险。

(滕飞系特许金融分析师CFA,供职于中国光大银行总行;黄晓雨供职于中国工商银行金融市场部)

alevel考试

ib 补习

新加坡alevel

alevel补习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