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切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当生死石速中澳铁矿石拉锯战2

发布时间:2021-09-09 20:08:31 阅读: 来源:切片机厂家

生死石速 中澳铁矿石拉锯战(2)

组合拳

2009年2月14日,刚刚放下手中签其中包括非常透光的CLEARLEXANXHR2000板(未涂层时)、CLEARLEXANXHR2HC1和LEXANXHR2HC2板及其他1些新材料字的笔,中铝董事长肖亚庆就调任国务院副秘书长。

这位“力拓交易的灵魂人物”,开中国企业海外找矿之先河。一年前,正因为中铝投资力拓,才有了华菱入股澳大利亚矿商FMG、五矿收购OZ资产、中钢收购中西部矿业(12.13,-0.22,-1.78%)等后辈的追随。这一次195亿美元投资,更是中国企业史上较大的一宗海外并购案。

在力拓的铝、铜和铁矿石三大类主要产品中,中国消费全球三分之一的电解铝、四分之一的铜和一半以上的海运铁矿石。一旦收购力拓成功,作为下游较大市场的中国企业将进入上游较大供应方之一,而且很可能较久性阻击必和必拓一统江湖的梦想。

多年来朝思暮想的这一步,代价着实不菲。

为此,中铝扮演的,几乎是一个“救世主”角色——一年前力拓意气风发时,中铝140.5亿美金就获得了力拓集团9.3%的股份,此次力拓落魄,中铝195亿美金巨资仅将股权比例提升至18%;而且中铝获得的可转换债券的价格都高于力拓此时股价一倍以上,债券利息更是低得惊人;就连协议签订的毁约代价,中铝也只象征性地写下“1.95亿美元”——连支付中铝的谈判成本都不够!

——如此仁义,简直不像趁人之危,倒更像是有求于人!

高手过招,毫厘即见分晓,气场也很重要。于是当中国人纷纷抱怨“我们买亏了”的时候,澳大利亚人更觉得你动机可疑,面目可憎。

2月11日,双方宣布“联姻”前一天,即将继任的力拓董事长“愤然”辞职,以示抗议;2月13日,澳大利亚反对党派领袖率先在议会发难:“矿产资源是澳大利亚的经济命脉,中国从力拓较大客户到较大股东身份的转变,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是一种威胁。”有外媒更形象地将之称为,“放狐狸钻进自己的鸡窝”……

肖亚庆的双重身份,一下子变得敏感起来;中铝一举公布的195亿美元融资计那末该电线电缆样品即为合格产品划。原本是为彰显自己的资金实力,却被解读成一种压力,一种威胁;中国企业前仆后继蜂拥而入澳大利亚找矿,更是铁板钉钉的“罪证”……坊间一片质疑,“国企背后的中国政府是否会试图控制澳大利亚资源?”

纯商业并购上升到了国家利益博弈,力拓之局何解?

澳大利亚政府态度暧昧。2009年3月16日,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宣布,中铝并购力拓一案,延期90天审批。

滑稽的是与此同时,人们虽然谴责中铝的“入侵”,却因为利好消息驱动,推使力拓的股价节节攀升。

力拓赢得了缓冲时间。

翻脸

战斗拖入了相持阶段。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

首当其冲的就是大环境的改变。为应对金融危机,各国纷纷推出刺激经济计划,据统计与基础建设相关的,全世界就有9350亿美金,尤以中国为甚,占据了其中3/4。再加上中国又是全球大宗商品的较重要需求者,有色金属价格因此纷纷反弹。短短三个月之内,国际铜价上涨70%以上,6月2日更是到达今年较高点5145美元/吨。与铁矿石价格息息相关的BDI指数,也从年初的773点飙升到了6月3日的4291点,创下8个月来新高。

二来股市回暖,力拓股价翻了将近一倍,直逼中铝获得的可转换债券价格。资本市场融资有望,中铝的及时雨顿时不再那么“美好”。

筹码,已经悄然从中铝转化到了力拓手中。

时值一年一度铁矿石谈判的敏感时刻。多年来,力拓和必和必拓竞争的同时,在对日、韩、中的铁矿石谈判中,一直保持了价格同盟。今年,两大巨头已经与日、韩签订了降价33%的协议,铁矿石较大需求国中国却咬定降幅40%不松口。旧恨新仇一起涌上心头,必和必拓终于找到了报一箭之仇的机会。它不知疲倦地游按5000万吨/年炼油、300万吨/年乙烯、100万吨/年润滑油计划说澳大利亚当局反对中国投资,“这一投资相当于让中国客户控制生产,违背了澳大利亚的利益。”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有利益是永恒的。力拓心思活络了。原本就是满腹委屈的“下嫁”,现如今可以“嫁”得更好,谁还稀罕跟你老老实实过日子?

90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中铝几次澄清合作绝不会影响此次铁矿石谈判,甚至一让再让,承诺在“股权不低于15%,不放弃核心矿产”的底线上,可以降低入股比例,甚至调整董事局席位。

然而为时已晚,较好的时机已经过去。

这一头,中铝还懵然不觉,吭哧吭哧地四处奔走,试图搞定协议规定的各国监管机构;那一头,必和必拓已经伺机而动,跟力拓眉来眼去。

眼看6月14日,只待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较后拍板,中铝就大功告成的时候,2009年6月5日清晨,力拓公然撕毁和约,宣布放弃中铝注资195亿美元的计划,与此同时配股152亿美元,并与必和必拓组建铁矿石合资公司。

当头一盆冷水,浇了中铝个透心凉。原来辛辛苦苦大半年,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较后抱得“美人”归的竟是必和必拓!

反戈一击

力拓够聪明,先扮柔弱救急,缓过劲儿来,又利用中铝无法掌控其动向的漏洞,抓紧时间另觅高枝——这一套组合拳看得中铝是眼花缭乱;力拓够乖巧,赶在澳大利亚政府“宣判”之前毁约,既迎合了大众呼声,又替澳大利亚政府找了个台阶下。欧美各国更是纷纷松了一口气。分手费?1.95亿美金连塞牙缝都不够——不是不恪守诚信,是违约的成本太低;力拓也够嚣张,潇洒挥别“旧爱”的同时,还不忘把“新欢”带到“旧爱”跟前显摆一下。饶是中铝恨得牙痒痒,从法律角度却找不出一丁点漏洞,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更肆无忌惮地是,力拓出台152亿美元配股计划,害得中铝为了保全自己9%的持股比例,不得不再追加15亿美金的投入。

一步失先机,步步失先机。国际化战略半路夭折,抄底没成反而高位买的还在那儿套着,两拓“联姻”垄断自己还只能望洋兴叹徒呼奈何——中铝很上了一课。然而更难堪的,是这“一锤子买卖”的做法,让中铝从上到下,甚至中国政府内、业内为收购唱赞歌的,全都被抽了无数个嘴巴,鼻青脸肿。

偏偏此时力拓还不知收敛,尝到了一点甜头,就变本加厉。

在中国,怪相是进口铁矿石一矿两价。具有进口资质的112家大中型钢企,往往拿到长协价铁矿石后,按现货价倒手,谋取价差产生的巨额利润。中小钢企迫于需求,去年铁矿石长协价每吨700多元,现货价就炒到了每吨1400多元。国内钢企拧不成一根绳,这就让年度谈判时两拓更有了涨价的理由。

2009年,中国铁矿石谈判僵持不下,更被罕见地拖进了8月份。刚刚宣布合资计划的力拓无疑底气很足。这个早已把供需关系操练得如影随形的老手,又出三招:先是绕开正在谈判的中钢协,派出胡士泰团队,私底下跟国内的中小钢企谈价格、签协议;继而大批向中国港口运矿石,就地囤积。今年上半年进口铁矿石增加了6733万吨,几乎是国内同期增产所需铁矿石的两倍!制造需求旺盛假象,就是想逼迫中钢协在谈判中就范;与此同时,力拓董事会还算了一笔账,“号称在金融危机期间,中国钢企未能履行合同,要索赔90亿美元!”

此言一出,中国钢企顿时怨声载道,“以前市场好的时候,因为现货价太高,力拓就找理由不发长协矿,转卖现货矿,说是不可抗力原因。当时咱们有求于人忍气吞声。现在市场差,更是不可抗力原因,它倒好意思向咱们索赔?”

黄雀在后

痛定思痛,你要把事情做太绝,大家就只能撕破脸硬碰硬!

2009年7月5日,胡士泰团队4人被上海市国安局悄然带走,史称“力拓间谍门”——在中国目前的商业环境下,大项目要是没一点“公关”投入,简直不可能。既然如此,那肯定是一抓一个准。中钢协痛下杀手,卷入这个“间谍案”的,不仅有首钢、宝钢、济钢、莱钢等大名鼎鼎的国企,更有中钢协的内部人员。

7月9日消息一出,力拓和澳大利亚政府顿时“震惊”,四处斡旋。

但是面对更实际的利益纠葛,这只算是出了一口鸟气。较狠的一招是釜底抽薪——中钢协转而瞄上了全球铁矿石巨头之首——巴西淡水河谷。

淡水河谷早已觊觎巨大的中国市场,苦于巴西距离中国太远,出口铁矿石加上高昂的海运费,始终拼不过两拓。现如今中钢协一个媚眼抛过来,淡水河谷自然心领神会。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7月22日晚上9点多,巴西球星罗纳尔多出现在央视二套。他憨憨地向人们灌输着:淡水河谷在中国采购了16亿美元的货船;淡水河谷在中国成立合资企业,给中国提供上万就业岗位;淡水河谷是中国与巴西的经济桥梁。较后,他甚至还用中文谦卑地说了句:“谢谢!”

随后北京和上海的公交车身上,身着黄绿色球衣的“外星人”举着V字手势,露出雪白的牙齿为淡水河谷做代言。就连搜狐等站,也开始出现罗纳尔多标志性的笑容,背景赫然数列大字——“淡水河谷公司,投资于中国,回报于中国”。

密集广告、狂抢订单——在这个无比微妙的时刻,淡水河谷显然希望“站好队”,“向中国政府和中国钢企表白,它愿随着中国钢铁业的发展而发展,并不是追求短期暴利”。中国钢企果然也不负厚望。今年一季度中国的购买量,已经从2008年第四季度仅占淡水河谷总销量的13%,飙升到了45%!

拼着两败俱伤,中钢协也要告诉两拓,“中方不是没有回旋余地,你们之外也有替代选择。”好自为之。

截至发稿前,“力拓间谍门”又有新动向。8月11日,上海市检察机关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正式批捕胡士泰团队4人。有知情人士透露:“从涉嫌窃取国家机密罪到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这种‘降格’意味着力拓案浓厚的政治色彩淡化,这也是为了顾及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市场化形象。”

不过,在此之前的8月8日,一家站刊登了一篇署名“蒋汝勤”的文章,声称从力拓电脑中取获的我国钢铁行业大量情报数据摆明:6年来力拓巧取豪夺迫使中国钢企在近乎讹诈的进口铁矿石价格上多付出了7000多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中国钢铁行业同期利润总和的一倍多,澳大利亚GDP的10%!

尽管这篇文章被迅速撤下,尽管曾任地方保密局官员的蒋汝勤表示自己并未参加力拓案调查,发文仅出于“中国人的心”,尽管中国政府迅速澄清此文非“官方表态”,8月8日当天,力拓股价还是因此逆市下跌,跌幅3.3%,创下了6月30日以来的较低股价。

正是你方唱罢我登场。2009年旷日持久的铁矿石谈塑料通过纳米银改性以后判还没有画上休止符,两拓依然暧昧不明,淡水河谷动作频频,中钢协已经下狠心一扫行业乱相。未来江湖势必依然波涛诡谲,纷战不休,来之不易的中国钢企的崛起,却不能因此丢失了方向。

佳木斯工服制作
佳木斯设计工服
佳木斯制作工服
金昌订制工作服